BRAney

【守望先锋/Overwatch】【R76】TAKE ME #警校# 私设 OOC 【2】

加百列再从浴室里走出来时,杰克正俯着身观察那些小植物。“我把它们修剪的不错吧?”加百列有些得意地说道。“恩,还算不错。没想到你会对修剪植物这样的,额,在行。”“怎么,我不能对这样的细活在行吗?”加百列说着,坐在了床沿上,伸了个懒腰。“无意冒犯,你看起来真的不像是个会做园艺活的人。”杰克一边说着,坐到了自己的床沿上。加百列笑了起来,倒在了床上。“哈!那你说我像是会干嘛的人?”他笑道,把头微微抬起,戏谑地瞟着坐在对面的室友。杰克支支吾吾道:“这个,这个嘛。我想,你看起来像是那些街头的打手或者什么的。你看起来很会打架。”加百列的笑容凝固了一瞬,又把头倒了回去。“也许你说的是对的,我看起来不像好人。但就算这样,我也是一个热爱园艺活的坏人。”他顿了一下,又继续道,“那既然我们这么有缘,又是同桌又是室友,要不要互相了解一下?”

    另一边有些沉默了。加百列小心地说道:“如果你不想自我介绍的话,我也不会逼你的。”“啊不,我愿意让你了解我一下。基本的。”杰克也像他的室友一样,倒在了床上。“我一直一个人住,一个人练习。你知道,我不怎么和别人聊天。我,有点,um,不习惯。”

    他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我来自中部的乡村。我的父亲是个农场主,我从小在他的农场里长大。我没有兄弟,我的母亲也几乎不在家里。所以我一直一个人,自己一个人在收完谷子的田地上奔跑,偷偷拿我父亲的猎枪去林子里打一些小野兽。我父亲不怎么说话,我唯一能说上话的只有一个帮工,里克,他和我关系很好。我们经常一起偷偷开我父亲的车去镇上玩,去那些小酒馆,那些酒保都很喜欢我。直到有一天,我们走进一家我们常去的酒馆,一群壮汉突然叫着里克的名字,把我们给围住了。他们说里克是从他们那逃走的,因为他欠了许多的赌债。我挡在里克的身前,因为我比他壮。但他们实在太多了,我被他们打晕了过去,再醒来时,就只有我躺在酒保的休息室里,里克已经不见了。我开着车在整个镇子上找了一圈,都没有找到他。我只能鼻青脸肿地回去,却发现了我父亲生气地看着我,旁边还有里克,已经死去的里克。他的尸体被人抛在我们的稻田里。我哭了很久。我父亲一句话也没说。过了几天,他问我还想待在农场里吗。我说不想。他便问我想去哪。我想要学习能够把那些流氓绳之以法的方法,我便选择来到了纽约,来到了这个号称全国最好的特警学校。你有什么故事呢?”

   “我啊,um。我生在纽约,一个很普通的家庭。我的父母都是公司职员,哼,那些死板的机器。到了高中以后,我跟他们互相看不顺眼,他们又嫌我太烦,就把我送到这个特警学校来了,毕竟这里是全寄宿制的嘛。至少这是个特警学校,很多时候还是在考身体素质的,对我来说不逼着我去学那些乱七八糟的理论就是仁慈了。”加百列坐了起来,走到了窗口,看着窗外已经暗下来的天空,感受晚风的洗涤。

    “这就没了?这么简单?”杰克也跟着坐了起来,惊讶地看着他。

    “是啊,没了。就这些。”虽然感受到背后聚焦的目光,加百列还是迎风站立着。

    “就这些。”他又重复了一遍。

    杰克叹了口气,说道:“好吧。必须承认不是每个人都会承受我这样的悲剧。”

    “但是每个人都承受着悲剧的折磨。”加百列转了过来,盯着杰克。

    “恩,很对。”杰克也看着他,努力挤出一个微笑。加百列笑了出来,“怎么了?突然那么严肃。我们现在是朋友了吧,不是吗?我想你也没有把这些事告诉别人过。”“确实。”杰克站了起来。“那为什么告诉我呢?告诉一个以前从没见过还在第一天认识的时候让你出丑的坏人?”加百列坏笑道,“是不是爱上我了?”“不。你想什么呢!”杰克用力地敲了一下他的脑袋,“我只是觉得,你看起来是个值得信任的人。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不会把我说的话告诉别人的吧?”“当然不会。我可是个懂得帮好朋友保密的人,再说也没有人认识我,没有人跟我说话。是吧,好朋友?”他把手顺势搭上了杰克的肩膀。“别那么亲热了,我们才认识一天。”杰克把他的手甩了下来。“哦,那并不影响我们深厚的友谊,是吧?”加百列笑着,缩回了手。

    “恩,是的吧,朋友。”杰克转过身,一边走出房间,一边说道。

 

 

    “加百列!醒醒!”伴着震耳欲聋的闹钟声和室友的怒吼,加百列睁开了眼睛。“该死的,我在睡觉呢!”他一边转过身去,一边咒骂着,“别吵我!”

    “快起床!今天可是莱因哈特的实战练习,我可不想因为你迟到而被他罚做一百个俯卧撑!”杰克怒吼道。“你做俯卧撑,关我什么事?!再说你身材那么棒,我想一百个俯卧撑难不倒你。”加百列嘟哝着,伸了个懒腰,把自己滚到了床的最角落,继续睡着。

    “不光我要做,你也要做。而且我会向安娜申请让你再写一篇2000字的检讨。”杰克愤怒的说道。

    “好吧好吧,我认输。我马上就起床——只要再五分钟,我就起床!”加百列扭着身子,缩成了一团。

    “不行!我们只有两分钟的时间了,你必须现在就起床!”“可是——”加百列还没完全醒来,就感到自己的身体离开了床铺。“嘿,你,你在干嘛?!”他努力睁开眼,发现自己被金发的室友扛在了肩上,并正向着训练场前进。“我在救你。”杰克一边扛着个壮汉快速跑着,一边平静地说。

    到了训练场,杰克把加百列放在了地上。别的同学都吃惊地看着他们,连莱因哈特都瞪大了眼睛。加百列揉着腰慢慢地爬了起来,小声咕哝着:“该死的大胸妹。”

    莱因哈特咳嗽了两声,示意同学们转向他。“今天,我们的实战练习有两项内容。一是训练枪射击,二是自由近身打斗。下星期我们会有一次潜入任务模拟,所以请同学们这星期好好练习!”

    他领着同学们到了射击训练场。这里的枪都经过特殊处理,让子弹无法对人体造成伤害——顶多在你的衣服上留下一块绿色斑块。同学们都被配给了标准的突击步枪及手枪,之后便被分到不同的练习区轮流练习。杰克和加百列又被分在了一组,同一组的还有杰西·麦克雷和韩国的交换生宋哈娜。杰克很快就端着他的突击步枪开始练习,他的枪法很好,那些子弹就像会自己跟踪目标一样,乖乖地全都正中了目标,就连那些沿着毫无规律的轨道运行地移动目标也是一样被打上了绿色标识。“很震撼啊,不是吗?”站在后面的麦克雷对加百列说道,“他总是最棒的,每次射击比赛都是第一。不过如果不是用这笨重的突击步枪比赛而是手枪,那么冠军就会是我了。”“是吗?要是所有人都用自己擅长的武器比赛,那么半藏同学肯定要求大家都用弓来进行比赛了。”宋哈娜嘲笑道。“你呢?加百列同学,你觉得呢?”加百列说道:“啊,你们说的那些,我都不喜欢。都是那些躲在后面用的武器,要是敌人出现在你面前,你们就会马上缴械投降了。我喜欢霰弹枪,你想想,只要对着对面的脑袋来那么一枪——崩!他的脑袋就成碎屑了,多爽!”“哈,那你怎么靠近对面呢?还不如在后面安安心心打,省的被对面的狙击手一枪崩掉了脑袋。”杰克结束了练习,加入了他们的谈话。“哼,我可不担心我接近不了对手。”加百列冷笑着说。

    很快,到了自由打斗场地,他们就知道了加百列这样说的原因。因为加百列的速度非常快,反应也很迅速,每个与他对打的对手,几乎都是拳头还没碰到他几下,就被他撂倒在了地上。台下爆发出一阵阵欢呼声。他简直不像个昨天刚入学的新生,而像一个已经有多年实战经验的老兵。莱因哈特对此赞许地点点头。接下来与加百列对打的是杰克,当他走进擂台时,台下的学生们又爆发出了一阵掌声——杰克也是个擅长搏击的选手,他们知道这会是一场精彩的比赛。

    加百列摆出了战斗姿势。杰克也摆好了战斗姿势,但比他想象中还快的,加百列以几乎让人无法反应的速度冲了过来。他下意识地闪过了他的拳头,并迅速的做出反应回击,用腿试图对加百列的下半身活动做出一些干扰。加百列自然不会让他得逞,他快速地闪到了杰克的背后,对他的小腿猛击。杰克被打得跪下了一条腿,但他顺势翻滚到了一个相对安全的位置,跳起身准备出击。加百列笑了笑,说道:“还不错嘛。”杰克也笑着回应道:“你也是。”说着就迅速地上前对加百列的腹部挥出一拳。加百列吃了一拳,退后一步道:“这算我让你的。”并马上展开了猛烈的攻势。杰克一边格挡着他的进攻,一边一找到机会就回击。双方的战斗陷入了一个胶着的状态。忽然加百列的脸上闪过一丝诡异的笑。杰克感到不妙,往后退了一小步。只见加百列追了上来,朝他脸上虚晃一拳,趁他格挡脸部的攻势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扯掉了他的半边裤子。他的翘臀露了出来,在灯光下显得格外迷人。在杰克慌忙地提上裤子的时候,加百列顺势一个扫腿把他扫倒,把他压在了身下。哨声吹响,莱因哈特示意他们停下,并且宣布这次的胜者是加百列。台下疯狂地欢呼了起来。杰克愤怒地瞪着加百列,而加百列则回以一个坏事得逞的笑。


【守望先锋/Overwatch】【R76】TAKE ME #警校# 私设 略OOC 不定期更新

 "杰克,好久不见啊。”

    坐在大办公桌后面的拉丁裔男人脸上的笑容一瞬即逝,仔细地盯着面前被绑得死死的金发白人指挥官,仿佛一尊雕像般一动不动。

   “你在看什么?我可不记得你以前是这样的。”杰克被他盯得有些不舒服,竭力将脸转过去。“别看了。加百列,就当是还我个人情了。”

    “不,我就要看你。你以前不是很喜欢这样嘛。”加百列戏谑地说道,换了个坐姿,看得更起劲了,还吹起了口哨。

    “天哪,这么多年,我还指望你会成熟一点。你可真是一点都没变,连你的毛线帽都没变。”杰克摇摇头,无奈地说。

    加百列停下了口哨。“指望?指挥官大人,您这用词可真是委婉。你指望过再见到我吗?看看你,都当了指挥官了,果然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名。”他冷冷地说。

    过了好久,他又说:“不过你的脸还是那么年轻,身材还是那么好。你可真是个狠角色,你知道为了抓你我死了多少个打手吗?都是年轻小伙子,都很有希望在这个污秽的世界里干出一番事情,这都是你手上沾的鲜血••••••”

    “我手上的鲜血已经够多了,但我不介意再多几个。”指挥官打断了他的话。

    加百列愣了一下,犀利的眼神突然变得黯淡,不过瞬间又恢复了那份轻蔑的神情。

    “把他带到地下室去,用新研制的那种合金链绑起来,门上三道锁。”他挥手道。

    几个壮汉把杰克拉起来,拽出了门。



十五年前,纽约特警学校。

    杰克来到教室,突然发现自己的座位旁边多了个包。一问后面的同学,才知道自己将要和新来的同学做同桌了。杰克一向不喜欢同桌。他觉得同桌会影响他的学习和训练,所以向老师要求自己一个人坐。作为学校里最杰出的学员,安娜老师也没有多问,便同意了他的要求。

    他有些惊讶,心想这肯定是有什么地方弄错了。

    让他更惊讶的是,安娜给出的解释是:教室里的座位已经坐满了,只有他的旁边有空位,所以新同学只能坐在他旁边了。

    “好吧。”杰克没有办法,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他的座位旁,那个新同学已经坐下了。那个新同学是个拉丁裔人,棕色皮肤,头上戴着一顶灰色毛线帽,灰色的瞳孔中透出犀利的光,脸上带着蔑视一切的神色,活像一头骄傲不羁的小狮子。他见杰克走来,便站了起来,伸出了手,爽朗地说道:“嗨,我叫加百列,加百列莱耶斯。”

    杰克呆住了。他从入学以来就有些内向,加百列的话令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也伸出了手,却发现自己伸出的手和加百列伸出的手朝向同一方,顿时把手缩了回来,换了另一只手伸出去,脸上露出羞涩与窘迫的神情。“杰克。杰克莫里森。”他小心地说道。

    加百列握住他的手,使劲摇了两下。杰克心里吓了一跳,他的力气居然有这么大。即使是杰克这样天天都去健身房锻炼而肌肉发达的人,都为他的手劲所震慑了。杰克又看向他的臂膀,发现他的肩甚至比自己都宽阔。他究竟是什么来头?杰克暗想道。

    加百列见杰克盯着他看,有些不知所措。他只是尽量想给自己的同桌一个好印象。他坐了回去,也开始端详自己的同桌。金发碧眼,英俊帅气,个子比自己高半个头,透过他的白色T恤可以看到他坚实的胸脯和手臂上发达的肱二头肌。完美的人啊,加百列感叹道。如果他端着突击步枪会是什么样?再加上一身军装,之后是有着长长下摆的大衣。什么颜色呢?黑色,不,蓝色更配他金灿灿的头发和他的像一泉雪山下的小溪般清蓝的眼眸。他的眼睛里透出的雪花般洁白优雅的光彩,是机智聪敏的闪烁••••••

    “加百列,”安娜突然点了他的名,“你来回答一下,AB两个物体,哪个会先到达c点?” 

    加百列犹豫地站了起来。很显然,这节课他什么都没听到,因为他一直在盯着杰克——该死的杰克莫里森!

    正当他摇头晃脑,手足无措的时候,杰克突然用手指戳了他一下。他低下头去,看到杰克在草稿本上写道:同时到。

    加百列感激地瞥了他一眼,回答道:“同时到,安娜老师。”

    安娜原来是看到他一直盯着杰克看,想让他难堪一下。听到他答出了正确答案,安娜倒反而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很好,加百列先生。下次上课专心一点,别总是盯着你的同桌。”

    加百列坐下来,长出一口气。杰克却感觉脸上有点发烫,把脸转向窗口,装作听不到脑后传来的窃笑声,看着窗外树上的松鼠蹦来跳去。



    “嘿!你得给我解释下,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加百列放下他手上正在做的园艺活,转过头来看着这声疑问的发源处——一个金发的身材匀称的男生正站在门口目瞪口呆地看着他,金色的头发丝丝地搭在他的前额上,上面还冒着蓬蓬的汗气,白色的运动背心完全湿透了,正衬出他健硕的身材。

    “因为这是我的宿舍。”毛线帽冷静地说道。

    “不可能!这是我的宿舍,我的宿舍只有我••••••”杰克突然止住了。他要求独宿,而学校最小的宿舍间也有两张床。安娜曾经说过,如果床位不够,他可能会有个室友。可为什么是这个毛线帽!

    “现在不是只有你了,还有我。”加百列嘴角微翘,有些得意地看着这个满身大汗的室友。“你的小植物打理的也太差了,他们都快缠在一起了。”

    “不用你管!我觉得他们很好。”杰克有些心虚地犟嘴道。虽然他不怎么喜欢这个毛线帽——他来的第一天就让他在课堂上尴尬了,但如果他愿意打理这些植物,会给他省下不少时间练习,甚至这些被精心打理的绿色也能使他的宿舍更舒适。“如果你非要管他们的话也跟我没关系。”

    加百列知道自己赢了,他得意地笑了起来。“顺便,谢谢你今天帮我。我欠你个人情!”他说道。

    杰克的脸又发烫了。他转过身去,愤愤地说:“不用谢。我下次可不会帮你了。”说着他关上门,走进了宿舍的浴室。不多时,他探出半个赤裸的身体来,说道:“我洗澡的时候不要进来!这是警告,你要是进来可别怪我不客气。”加百列哈哈大笑起来:“哈,为什么我要进来!放心吧大胸妹,我不会进来的!”说着他开始后悔起来,这才认识一天,怎么能这么叫杰克呢?他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希望杰克没听到他后面的部分。

    过了一会儿,杰克一边擦着自己的金色头发,一边走了出来。白色的浴袍裹在他完美的身线上,显出了他挺翘的性感臀部。加百列吹了一声口哨,站起身来,开始脱自己的上衣。“你要干什么?!”杰克被他吓了一跳,大声说道。“洗澡啊,莫里森先生。你以为我要干嘛?”加百列又把头从衣服中伸出来,坏笑道。“那你洗澡就洗澡,为什么要在这里脱衣服?”莫里森先生意识到自己刚才反应过激了,僵硬地掩盖道。他没有与别人合宿过,更别说是看着一个棕黑色肌肤的壮汉在他面前脱衣服。他回想起父亲教给自己的,不要过于多虑,对待别人要友善,后悔自己违背了父亲的教诲。他束手站在一旁,看着面前的男人脱得只剩一件背心和方内裤,走进了浴室。

    “友善,友善。”杰克自言自语道。